椋竹

没课的时候乱撸文

【狛苗/日七】幸运与希望与未来与游戏与恋爱(上)

*下拉之前看这里哟哟哟www



*其实是500fo点梗的第一篇,来自 @黄铜质地_仟銮 的点梗

*标题的话其实是对文的内容的高度概括

*本文为《弹丸论破》系列中角色狛枝凪斗×苗木诚&日向创×七海千秋的同人文,不拆不逆

*时间轴的话是没有发生绝望事件且大家都认识的半架空学院AU,不过设定上创妹和神座姐姐的人格是共存的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往下拉www




01

  “我受不了了,”

  日向创把手肘放在桌子上,十指交叉支撑着自己的下巴cos碇O渡。他的眉头微微皱在一起,表情显得十分严肃。

  “哈?你这又是怎么了啊?”

  坐在他斜前方的九头龙菜摘咬下一口面包,挑起眼角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

  日向创看了她一眼,黑道千金和她哥哥同款的谜之脸红看得他有些出戏。不过他很快甩了甩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九头龙菜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头顶的呆毛随着主人的动作弹来弹去。

  终于,日向创深吸了一口气。

  “我受不了了,”他重复了一遍片刻之前的话,把刚才吸进去的那口气吐出来,“七海同学真是太可爱了。我要去找她表白。”

  九头龙菜摘觉得自己让面包给噎着了。她手忙脚乱地去找水喝。

  日向创对她视而不见,自顾自严肃地点了点头。“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哦,祝你们幸福。”

  “你有什么关于向女生告白的建议吗,九头龙同学?”

  九头龙菜摘皱了皱鼻子。

  “开什么玩笑,”她说,“除了哥哥,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别人的告白值得接受吗?”

  不,有的是吧?倒不如说哥哥的告白才是绝对不能接受吧?你这样的思想有跟你哥哥和边谷山同学交流过吗?

  日向创强忍住想要吐槽的欲望,挤出一个不太真诚的僵硬笑脸来。

  “哦,祝你们幸福啊。”

02

  日向创最终打算拿着七海千秋近一段时间来沉迷的一款游戏的限量版周边助力自己的表白行动。

  

  “跟女孩子表白的话,就要投其所好。”

  ——顺便一说,这句话是左右田和一告诉他的。

  日向创眼看着田中眼蛇梦和索尼娅·内瓦曼德有说有笑地从对方的背后路过,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你知道索尼娅同学喜欢什么了吗?”

  “……”

  

  日向创提着装着限量版周边的袋子,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平时和七海千秋会面的喷泉附近。他清清嗓子,又活动活动脖子整理了一下领带,正准备走过去,忽然就僵住了。

  ——七海千秋的确坐在那里,只不过坐在那里的还不止她一个人。

  

  坐在七海千秋旁边和她说笑的是一个穿着本科生制服的男生。看上去高高瘦瘦有点儿单薄,皮肤比作为女生的七海千秋还白,随着说话时的动作,棉花糖一样软绵绵还在发梢部位带点儿粉的卷发就轻飘飘地跟着晃,笑起来时浅绿色的眼睛微微弯起来,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最受女性青睐、也是最能激起她们内心深处的母性光辉的男性有两种,一种是长着娃娃脸的小正太,一种就是带了点儿弱气的美少年。

  ——日向创凭借男人的直觉,一瞬间就确定了,这个此时此刻正坐在七海千秋旁边的男生就是后者。

  

  于是,他一颗少年的心,哗啦啦地碎了一地。

03

  希望之峰学园的本科和预备学科其实离得很远,甚至上下学的大门都不是同一扇。就读于预备学科的日向创会认识本科的七海千秋,完全是一个意外。

  

  ——“说来惭愧,”很多年后,日向创红着脸这样说道,“我和千秋……当年其实算是网恋来着。”

  

  让我们把时间轴向前调一调,调到日向创还不称呼七海千秋为“千秋”,甚至不知道她到底叫什么的时候。

  

  时年十六岁的七海千秋,马甲“七七三万代”,是N站游戏区叱咤风云的UP主之一。神预判,神手速,神走位。

  同样时年十六岁的日向创,马甲“草饼Yes樱饼No”,刚刚吃下同学的安利,入手了之前一直没有涉猎过的单机恐怖游戏——《玩X熊的O夜后宫》。

  ——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种诡异的色情感,不过的确是一个很健康的恐怖游戏。

  ——以至于日向创只不过在第一部的第三夜,就在Freddy的惊吓下一把丢掉了鼠标,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游戏里的自己扑了街。

  他一边安抚着自己狂跳个不停的心脏一边登上论坛想看看大家的游戏情况,结果就看到了一条激动人心的公告——

  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传了实况就神隐的七七三万代大神,今晚要把第一次直播贡献给同款游戏。

  日向创当即就跑到七七三万代直播的房间去蹲点儿了。

04

  忘了说,日向创和一个叫“神座出流”的人格共享同一具身体。

  ——虽然也只不过是升入希望之峰学园之后才出现的人格,但是总体来讲,神座出流是个Bug一般的存在。Bug到日向创确定,如果学园长雾切仁知道了他有神座出流这个人格存在,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让神座出流占据这具身体的主动权,然后直接塞给他一张希望之峰学园本科的毕业证,让他去为国家发光发热。

  只不过神座出流这个人可能是因为过于全知全能,导致提前自己为自己剧透了全部的人生,张口闭口就是两个字——“无聊”。

  原本因为神座出流对身体的支配权不争不抢,日向创还想着有他随时聊聊天儿也不错。但是他很快发现,无论他说什么,神座出流都有办法拿“无聊”两个字把他噎死。于是他决定,除了上课打瞌睡,需要神座出流出来替班的时候,再也不搭理他。

  ——当然,这一切都不妨碍他无视神座出流的意愿,硬是把对方当做一个出生不久不谙世事的宝宝,并且乐此不疲。

  

  回到正题,时年十六岁的日向创,与和自己共用一具身体的神座出流,共同挤在七七三万代的直播间里,观看直播。

  

  “咳咳,”直播准时开始,七七三万代清了清嗓子凑近麦克,“我是七七三万代——今天是第一次做直播——”

  她刚一开口,直播间的弹幕就炸了。

  “卧槽大神是萌妹子?!”

  “卧槽大神声音甜如蜜!”

  “什么也不说了大神操作美如画!”

  “七七三大神娶我啊!”

  “大神你可以娶了前面然后顺便嫁给我吗!”

  

  第五夜快要过去的时候,神座出流轻轻地哼了一声。

  日向创的嘴角抽了抽,感觉自己被七七三万代点燃的热情随着他的这一个“哼”迅速冷却并且熄灭了。

  “知道你觉得无聊,”他说,“要不然下次换你玩玩看啊?七七三不愧是大神,操作太犀利了。哎哎,说真的,你能比她强多少?”

  神座出流似乎认真地想了想。“就算是我来的话也不过就是这样吧,”他大大方方地承认道,“不过我的幸运程度会比她好一点儿。所以不会经常被围攻。”

  “……”幸运才是最伤人的技能好吗?

  

  直播间里的七七三万代结束了最后一夜的游戏。“那么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尝试其他直播的,”她说,“那么我也差不多该去学校报到了。其实今天是我高中的入学式来着。”

  弹幕再一次炸了锅。

  “我去大神你刚上高中啊?”

“大神你哪所学校?”

七七三万代似乎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她轻飘飘地回答道:“嗯,今天开始就是高中生了呢。学校的话……是希望之峰。”

05

日向创差点儿被自己嘴里的草饼噎死。

“神神神神座……”他颤巍巍地呼唤体内的另一位居民,“我记得预备学科是今年第一次开办的对吧……那你说她是……?”

神座出流说:“别的先不提,只看这个游戏的实力就是超高校级的了。”

“你逗我?希望之峰的本科生跑来这里直播?”

“无聊。”

日向创感觉到自己脑内的神座出流翻了个白眼——然后下一秒,他身体的控制权就被抢走了。

神座出流十根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得飞快。日向创开着上帝视角看着那双手,心想没想到切换到神座出流模式以后还自带美白效果。等他缓过神来,发现神座出流正在按下发送键。

“卧槽?!神座出流你干什么了!”

神座出流云淡风轻。“替你问问。”

 

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条发送给七七三万代的私信。

——“大神,我也是希望之峰的,不过我只是预备学科……方便的话,我们入学仪式结束后在中央花园的喷泉见好吗?”

神座出流把身体的控制权还给了日向创,还不忘了解说。“我特地模仿了你的语气。为了体现你的男性身份,我权衡再三,还是没有使用颜文字。无聊。”

日向创叹息。

你这么直白做什么?还不如直接问“大神约不约”。还颜文字,颜文字个鬼啊!神座出流你这样找不到女朋友的你知道吗?人家要是能同意才怪了呢。

私信界面上突然弹出一句话来,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好啊。”

 

日向创看着“发件人:七七三万代”这一行字,久久地沉浸在震惊之中。

“哼,”神座出流说,“无聊。”

06

忽略掉中间坎坷的磨合期,让我们直接跳到日向创和七海千秋已然相亲相爱的现在。

 

在七海千秋带着某位未知的弱气美少年出现在喷泉旁的前一天,她和日向创就一款大热的手游展开了钻研。

 

七海千秋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具体来解释一下的话,就是“只要是游戏,就必然能够获得胜利”。

但是能获得胜利并不意味着运气好。

 

七海千秋看着卡池里唯一的一张未觉醒的SSR,欲哭无泪。

日向创探头看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出言安慰。“没关系啊七海同学,你就算脸黑也是非洲王者啊。你看刚才那局,你不是就靠着自己培养的一张R卡把对面的SSR打得找不着北吗?”

七海千秋叹气。“日向君,”她说,“我并没有被安慰到。”

日向创咬咬牙,视死如归地把自己的手机递到七海千秋的眼前。

七海千秋低头看去。

——满满的R卡和N卡之间,那一张SR显得格外孤单和落魄。

日向创很合时宜地苦笑。

“我这可是纯种的非洲血脉,”七海千秋感到他头顶的呆毛似乎都萎了,“可能我这辈子都见不到SSR了。”

七海千秋强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拍了拍日向创的肩膀。

 

“放心吧日向君,”她坚定地说,“我会想办法的!我们一定要一起脱非入欧!”

07

与日向创的相遇和副班主任雪染千纱的到来,让七海千秋意识到“游戏也是可以交朋友的”。

于是她的烦恼就只剩下了两个。

——一是如何顺利攻略Gal Game中形形色色的难搞妹子;二是如何摆脱非洲血脉的诅咒,成功抽取SSR。

如果说前者还能靠经验的积累,后者就真的纯粹是靠“命运”的指定了。最可怕的是,七海千秋清楚地知道,有这么一句话叫做,“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既然玄学和氪金都救不了非洲人,那么她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每一届的本科班都会抽取一名学生,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入学。

按照往届的惯例来看,“幸运”在班级里的人气都是非常高的——不仅因为他们稀有而可爱,更深层的原因是,某种程度上来说,“幸运”才是最不可预知也是最具价值的才能。

不过对于第77期的本科班来说,却并不是这么回事。

 

七海千秋虽然已经上了高中二年级,而且还在班上担任班长,不过她对自己班上的这位叫做狛枝凪斗的“幸运”也不是非常熟悉。

倒不是说狛枝凪斗是个多么高冷的人,事实上就七海千秋这几天的观察看来,他还是挺好相处的。

之所以他们之间不熟悉,是因为在高一入学没多久后,狛枝凪斗就毫无征兆地在路边的抽奖活动中抽中了免费环游世界的礼券。于是在征得当时的班主任黄樱公一和学园长雾切仁的许可后,他就告别了尚且不熟悉的同学们,去环游世界了。

 

于是七海千秋更加确信了,狛枝凪斗,果然没有辜负“超高校级的幸运”这个头衔。

 

她拿着手机,拖着椅子坐到了狛枝凪斗的旁边。

狛枝凪斗努力地从两座扭蛋搭成的金字塔之间探出头来——据他自己说,好像是路上的扭蛋机突然坏掉了,他明明只放进去一枚硬币,居然掉出这么多珍稀扭蛋。

七海千秋默默咬牙。

“狛枝同学,”她说,“我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狛枝凪斗眨了眨眼睛。“千万别这么说,七海同学,”他摆了摆手,“老实说,我真是想不到垃圾一样的我能给超高校级的你帮上什么忙,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应你的期待……”

七海千秋突然明白了班里谣传的“雪染老师扇了狛枝一个耳光”是为什么。她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打断了狛枝凪斗的滔滔不绝。

“狛枝同学,这是我的手机,”她把手机放到了狛枝凪斗的眼前,“你看到屏幕上这个写着‘十连’的地方了吗?”

狛枝凪斗点点头,软软的白发跟着晃。

“嗯,对,就这儿。麻烦你点一下。”

狛枝凪斗乖乖点了下去。

 

——一发十连,一张UR,三张SSR,六张SR还有四张是新的。

七海千秋表面平静,内心早已波涛汹涌。此时此刻,她简直想对着眼前的狛枝凪斗高呼“欧皇万岁”,并且对着幸运势力低头。

狛枝凪斗轻轻叹了一口气。“让你失望了吧?”他怕冷似的抱住了自己,“果然,像我这种渣滓根本就不该奢望能帮上七海同学的忙吧?”

“不不,完全不是这样!”七海千秋目光坚决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狛枝同学,今天放学后能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吗?”

08

在七海千秋讲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时候,日向创也亲身体验了幸运玄学的不可思议。

他盯着狛枝凪斗那双纤细白皙的手看,心想同样是手,为什么人家就能抽出UR,我就连个SR抽起来都难于上青天?

——难不成真是因为黑?

 

他兀自赞叹不已的时候,脑海里的神座出流颇为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

“区区幸运,我也是有的。”

日向创在心里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行行行,知道你白了。睡吧睡吧,歇会儿去。”

神座出流沉默了。

就算是全知全能如他也一时没能理解日向创的脑回路。

——自然,他也没能明白皮肤白与抽到UR之间的关系。

 

七海千秋被路过的班主任雪染千纱叫走了,似乎是要讨论什么班会的问题。临走前她把掌机塞进日向创手里,又把日向创的掌机塞给了狛枝凪斗,嘱咐他们俩一定要好好打团战,她等着回来捡装备。

日向创和狛枝凪斗并肩而坐,原本就不熟悉的两个人之间气氛有些尴尬。日向创正想着要不然换神座出流出来和他聊聊,狛枝凪斗忽然开口了。

“日向君你,喜欢七海同学吧?”

 

日向创愕然。

神座出流一声嗤笑。“你太好懂了。”

——他还在记恨刚才日向创莫名其妙的那句“知道你白了”,嘲讽起来格外不留余力。

“……你这么厉害换你出来和他聊啊?”

日向创一边在脑内和神座出流拌嘴,一边操纵着七海千秋的角色在屏幕上驰骋。他想了想,一局终了之后,索性退出了游戏专心和狛枝凪斗聊天。

“你看出来了啊。”

狛枝凪斗笑了笑,眼睛水汪汪的。“不止看出来这点,我还看出日向君误会我是七海同学的男朋友哦。”

他叹了口气,换上了一副自言自语的语气。“我这种人渣怎么可能配得上班级的希望七海同学呢?——这么想来的话,能被七海同学看中的日向君,虽然是预备学科,大概也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的吧?”

“……谢谢你啊。”

 

狛枝凪斗又冲他眨了眨眼睛。

日向创暗骂自己没骨气,看到美色就心软,完全忘了他刚才是怎么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了。他很想换神座出流出来跟眼前的狛枝凪斗一决雌雄,但是神座出流似乎打定了主意不理会他。

狛枝凪斗又换上了他那个特别能激起女性爱心的柔柔弱弱的笑容。

“为了让日向君放心,”他说,“明天我也带自己的喜欢的人来这里好啦。”

09

狛枝凪斗带着苗木诚出现的时候,日向创还以为见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远房弟弟。

 

真是根不错的呆毛。

——他看着加上呆毛还比狛枝凪斗矮了一头有余的苗木诚,默默赞叹。

然而苗木诚一开口他就傻眼了。

——世界上还有比一边听狛枝凪斗说话一边听神座出流唠叨但是面上还要保持冷静更可怕的事情吗?

——那就是在上述的情况之外,突然发现还有第二个狛枝凪斗在和你说话。

 

苗木诚用和狛枝凪斗极为相近的声线说出了狛枝凪斗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出的温和又友好的话。

“日向学长,七海学姐,”他露出一个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容来,向日向创和七海千秋做自我介绍,“我叫做苗木诚——那个,是78期的幸运来着。”

——同样是幸运,和旁边那个棉花糖头比起来,这个简直是真正的天使啊。

——日向创和七海千秋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早已泪流满面。

 

前面说过,最受女性青睐、也是最能激起她们内心深处的母性光辉的男性有两种,一种是长着娃娃脸的小正太,一种就是带了点儿弱气的美少年。

如果说狛枝凪斗是后者,那么苗木诚显然就是前者。

这两个人同屏出现时,日向创觉得简直连狛枝凪斗的画风都变得正常起来了。忽略掉那很可能会让诸如左右田和一这类的无辜路人倒霉的幸运Buff和他们重合度接近80%的声线,简直就是对视觉的呵护。

——不管怎么说,这种容易受女人欢迎的男人,越多内部消化越好,嗯。

 

他郑重其事地拍了拍狛枝凪斗的肩膀。

“从今天起,你就是希望之峰男性之友了。”

“……哈?”

10

作为第78期的“超高校级的幸运”入学时,苗木诚其实是非常不安的。

 

与其他“超高校级”的学生不同,“幸运”是每一届都会有一个的。为了更好地研究“幸运”这项才能,希望之峰学园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一届的“幸运”要尽可能地多交流,借以帮助学园发现更多关于幸运的信息。

 

苗木诚入学时,年级最接近的狛枝凪斗还在进行自己环游世界的旅程。于是他先去找了76期的“超高校级的幸运”。

——结果这位学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握着苗木诚的手哭诉道,千万不要去招惹77期的那位,他的幸运Buff已经强大到同为幸运都抵挡不住了。

“我只不过是和他猜拳,想看看到底谁的运气更好一点儿而已,可是你猜发生了什么?”76期的幸运眼泪汪汪,“是我赢了,所以他出去替我跑腿,然后就抽中了免费环游世界的礼券,逍遥自在去了。我去给他送行,结果回来的时候坐的车居然出了车祸!虽然并没有人去世,不过车上的人只有我没事啊!”

……这么看来,两位不都是实打实的幸运吗?苗木诚嘴角抽搐。

 

他告别了学长,往自己的班上走。没走几步,石丸清多夏就打电话来,让他在回来的路上顺便带些饮料回来,大家打扫教室打扫得很累了。

苗木诚答应着向位于教学楼一层的商店走去,投币,买饮料。没想到的是,身上带的钱只够买十四瓶的,就算自己不喝也还是差一瓶。

这是铁定要得罪人的了。苗木诚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这样子算是什么“超高校级的幸运”啊?我看是不幸才对吧?

 

他正叹息着,一个同样穿着本科制服的白发少年走了进来。他将一枚硬币投入了自动贩卖机,按下了按钮,但是一瓶饮料都没有掉出来。

“奇怪……”少年说着,抬手敲了敲自动贩卖机的玻璃。

他的手指还没来得及完全从玻璃上移开,整间商店就已经被掉出来的饮料瓶子淹没了——自然也包括尚未离开的苗木诚。

白发的少年愣了一下。

“什么嘛,我果然还是很幸运的,”他轻轻笑了起来,“这么多的饮料我也拿不回去呢。不如我分一些给你吧?”

 

——后来苗木诚知道,他就是狛枝凪斗,77期的“超高校级的幸运”。

 

如果说狛枝凪斗的幸运是用一枚硬币买到了远远超过应得数量的饮料,那么苗木诚的幸运可能就是遇到狛枝凪斗吧。

——事后,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侦探小姐这样总结道。




大家好这里是罗里吧嗦时间:

*其实梗还很多所以大概可能会有下

*拿创妹吐槽爽翻了

*想看神座姐姐狛哥苗木七海一起打游戏,跌宕起伏【不

*以上,祝阅读愉快www

评论 ( 24 )
热度 ( 340 )

© 椋竹 | Powered by LOFTER